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追凶迷途 > 第16章 真正的药引子
  第二天一早,爷们坚持不肯留在阿乌的住处,它要跟阿乌一块儿出去,阿乌去哪儿,它就去哪儿。

  它再也不想住在笼子里了。

  哪怕在外面辛苦些,寒冷些。

  在高空飞过之后,它的心,再也收不回来了。

  阿乌无奈,再三嘱咐以及恐吓之后,才让它穿上与自己一样颜色的衣服,躲进自己怀里,一起出门。

  看门的任务就交给了任劳任怨的乌鸦。

  阿乌例行爬上了钟楼。

  不过,今天的十六寺戒备明显森严了一些,阿乌进来还颇费了一些功夫。

  当阿乌最终还是像往日一样,躺在了钟楼的横梁上时,森严的、异样的感觉更明显一些,尤其是十六寺的一些人出现在车马行附近。

  那些人穿便装,一般人也许不会觉察。但是,阿乌本身就是在监控车马行的,车马行附近的异样,他马上就感觉了出来。

  十六寺也在监控车马行?

  仔细一想,阿乌也就不惊讶了。小猪昨天让达达和爷们分别带回来的消息,车马行与七剑的事情,肯定是仅次于东风叛逆的第二等大事,十六寺岂有坐视不管的道理?

  他们没有马上抄了车马行,大概已经是听从小猪的告诫了吧。只是,这样一来,车马行肯定会谨小慎微,不敢有明显行动了,这样怎么能找到后面的人?真是败自己的计划。

  转头看十六寺,十六寺也很忙碌,一大早,隐隐就有外客来拜访北山**师。建筑和树木的掩映中,匆匆的各色人等出入不停。大约北山**师在紧急应对。

  阿乌不可避免的想到小猪。这小子,虽然人在千里之外,却还是把白驼城搅得风雪弥漫。只是令人不解的是,北山**师为什么这样重视小猪的话?

  这个问题没有想多久,阿乌马上就又发现一个问题;车马行外面的十六寺的人,突然消失了,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阿乌百思不得其解。

  阿乌在横梁上纳闷,爷们却已经待得很闷。

  它早已钻出来,好奇的跟着阿乌向外看。

  这里的视野果然开阔。

  但是,对一只鸟来说,这点高度还是远远不够的,爷们不禁鄙视的看了看身边的阿乌:阿乌这个人,怎么都好,就是不会飞,可惜。

  爷们发现,阿乌在看城门处,于是,它擅自振翅一飞,向着城门飞去。

  阿乌在钟楼里徒呼何何。诚然自己不会飞,也不可能去追它。

  阿乌正在生闷气,爷们忽然快速飞回来了。

  阿乌用眼睛“严厉”的批评着它。

  爷们却顾不得“听”,只是用嘴巴示意阿乌向下面看。阿乌严令它不准擅自说话的。

  阿乌诧异,顺着爷们指的方向,拿起千里镜,向下面看去。

  排队进城的队伍。

  队尾。

  两个刚刚排在那里的人。

  风尘仆仆,十分憔悴,想必是经历过暴风雪,远途而来。

  但是,马是好马,且一人双马,显然不是寻常百姓。

  阿乌用眼睛问爷们。

  爷们把嘴巴靠近阿乌,小声说:“小口子车马行的人,我认识。它们是回来送信的。”

  阿乌心中一凛。他马上就想爬下去,可是一瞥间看见爷们,他又改变了主意。

  “去,跟住他们,听听他们去哪里,说什么。注意安全,小命儿第一。”

  爷们领命,得意的飞走了。

  阿乌调整千里镜,观察着那两人。

  镜头下的两个人进了城门,拐上大街,也没有隐藏行迹的意识,急急匆匆的进了万里车马行。

  阿乌一笑,安安稳稳的等着。

  很快,爷们就飞回来了。

  爷们刚刚落到阿乌身边,未等开口,阿乌突然示意爷们禁声。

  因为就在此时,他发现,下面房宅里的人,动了!前几天,他使劲儿打草,都始终没有惊蛇的房宅的人,动了。

  就像一颗石子投入到水塘里,水塘里泛起阵阵涟漪。

  两个送信的伙计刚从房向阳屋里出来,就开始有人不停的进出房向阳的屋子。

  接着,有几个人从不同的地方赶过来,全部脚步匆匆的奔向房向阳的屋子!

  车马行的氛围紧张起来。

  阿乌一阵兴奋。

  蛇,要动了。

  阿乌立刻带着爷们溜下钟楼,悄悄潜出十六寺后门,来到车马行和房宅门前猫着。

  “他们说什么了?”阿乌悄悄问爷们。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两个人一到车马行,车马行的人就像被马蜂蛰了一样,立刻乱动起来?他们从小口子带回了什么消息?

  “他们说,东风勾结朝廷,李大彪要杀的那人死了。”爷们无所谓的说。

  “哦?你没听错?”阿乌一愣,李大彪要杀的人,那不就是自己吗?他们怎么会认为自己死了?明明李大彪并没有完成杀死自己的任务。

  爷们不屑:“切!这些内容我早就知道了,不会听错。”

  阿乌看着爷们。

  爷们得意的说:“因为,这本来就是小猪告诉他们的,他们听到小猪说的,才回来送信的。”

  爷们就把小猪和达达如何去小口子车马行“行骗”的事情,讲给阿乌听。

  爷们讲得不是很清楚,重点也不突出,但是基本事实讲出来了。

  阿乌心里五味杂陈。

  自己的消息一来,他们就马上动了起来,难道,他们在等自己的消息?确切的说,在等自己死去的消息?

  阿乌咧嘴一笑,自己一直想打草惊蛇,可是人家动也不动,自己还纳闷为什么,原来,还是因为自己。

  有关自己的消息,才是能触动他们的消息。

  自己就是那个“药引子”。

  而这个消息,居然又是小猪放的,没想到居然在此时帮了自己,否则,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合适的“药引子”。

  恐怕他很难找到,因为他没有想到,那个引子是自己。人总是不容易看到与自己相关的东西。

  而且,小猪已经提前“安排”饿狼吃了尸体,那就不怕有人去查对。

  爷们又说:“小猪就是用这个消息,骗了人家的好吃的。”

  阿乌又是咧嘴一笑。

  两声笑,含义大不同。

  第一次咧嘴笑,是自嘲苦笑。第二次咧嘴而笑,是好笑小猪的狡诈。

  心中慨叹着,等待着。

  果然不一会儿,一个不寻常的人出现了。

  那个白天从不出门的文士,匆匆出现在门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