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现代都市 > 旺祥店 > 第六十五章 一份面的纠葛
  忽然,他冷笑,“拿份蒜,很费劲吗?不知道浪费别人时间,就是谋财害命嘛!”

  汪梦远惊呆了,说话一套又一套,酒话才真诚实意,哟!胸中有点墨水。

  “咱可以拍胸脯跟你说,我是尽量了,库存的货多,看得人眼花缭乱,可没有动歪心思不给你吃,已经很快了。”

  “原来这样……那就是面量少,不经吃,你们就是奸商,我花了钱,却吃不饱,这样该怎么算?偷工减料?”

  酒醒目光犀利地望着汪梦远。

  汪梦远的声音有点颤抖:“我们店的面,都是按量称好的,不会少斤短两,往常来的小孩吃不完,女士都能吃撑。”

  “不要怕,不会揍你的,你能不能站好,莫摇晃,看得我眩晕。”

  酒醒说道,摇摆两下头颅,双手在脸上由上到下连抹几下,吼道:“我是小孩吗?坑人的店,找你领班的来。”

  一惊一乍,不好伺候,他只能向小陈招手。

  漠北附耳道:“小陈,上次你和他差点打起来,顾客都吓走了,当时损失两千的收益,阿姨嘴上不提这事,心里咋想谁知道,看现在还有不少顾客,你也不过是个领班的,没有必要啥事都抗着,多一事不如少一次,能打发走就打发。”

  “行,知道!”

  小陈勒紧的拳头松开了,拧紧的眉头舒展了。

  “酒哥,这是咋啦?老板不在,这里我说的算,有事不满意可以尽管提,反正小店能做的,竭尽全力去做,这样照吗?”小陈诡笑道。

  “一份面,钱我付,可是总得让我的肚子填满,你看就这么大,装不了多少干货,我花钱,不就是求个饱,也没有啥不对的,不寻事。”

  酒醒假模假式的摸摸肚子。

  见小陈瞪他不言语。

  他继续道:“陈老弟,上次是我醉酒惹的事,酒醒的第二天,就意识到错在我,其实啊!那事一直如锥子插在心脏里,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现在向你说声对不起。”

  说罢,他伸手欲握小陈的手,示意言和,而小陈猛然甩掉,隐藏的愤怒浮出水面。

  “行啦,知趣的,吃好走人,谁都不是软豆腐。”

  “小汪,到后厨让赵厨师再做一份面,面量下两份,再送两个荷包蛋,快去。”小陈给身旁的汪梦远交代道。

  “收到,还下单吗?”汪梦远走三步,又转身问道。

  “不用,咱们让贵客吃个饱,否则出门了,到处游说我们店的面吃的不舒心,多划不来。”

  “哦!明白!”说罢,汪梦远匆匆来到后厨。

  听说此事后,赵大哥把其他的单子搁下,立刻丢进两坨面,“保准这下涨破他肚皮,去洗碗间领个大碗来。”

  汪梦远拎来大碗,然后出去干活了。

  大厅里充斥令人窒息的氛围,他还是在哪坐着,一边斟酒,一边小酌,不时地高声说:“什么店,买的面都吃不饱。”快活如神仙。

  赵厨师漏勺轻舀,番茄鸡蛋汤一浇,作料淋洒,筷子上下搅动,油泽闪动和浓郁飘香的面混合而成,荷包蛋一放,香喷喷的诱人。

  下一秒钟,却成为烫手的山芋,没有人自告奋勇地触碰它。

  赵厨师阴阳怪气的笑道:“面,大功告成,剩下的事,自行解决。”

  说完话,他转身,嘀咕道:“这么多的面,吃不完多浪费啊,从和面,擀面,量面到煮面及配番茄鸡蛋汤,这么繁琐的过程,想想都令人心寒。”然后做肉臊子干拌面去啦。

  孟强嘿嘿一笑:“不去,打我怎么办,小明明,你去吧?”

  王阿姨心有顾虑,说啥都不会让儿子涉险,打断道:“不能,若去打折你狗腿。”

  此刻,黎明变个人似的,像温顺的绵羊,和往常的嬉闹好斗形成鲜明对比,脸上闪烁着难以揣摩的神情,“看那架势,不像单独来吃饭的,我绝不会去碰钉子。”

  来后厨的几个服务员没有人请缨,眼瞧面条就要粘在一起,后厨的人着急跟热锅上的蚂蚁。

  这一时的赵师长,眼仁打转,叫汪梦远过来。

  “哥,过来。”

  孟强从后厨小跑而来,拉扯汪梦远的衣袖,朝传菜处去。

  面碗冰冷地站在托盘上,像刺猬布,尖尖的刺,还可能带有眼镜蛇的毒,触碰就会令人须臾死掉。

  竟没有人愿意把它端出去。

  见他们干急的眼光,汪梦远苦笑道:“没有事,我来,顾客有啥可畏的,在牛逼也有张人皮。”

  “哥,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咋跟姑交代?”孟强咧嘴笑道。

  “滚!能说点吉祥话吗?”

  汪梦远端起托盘,睁眼看不就是面,外加稍大的碗,感觉沉重的人心慌。

  他那阴晴不定的脸,像是吃霸王餐的主,会以怎样的手端收场,不好定断。

  会不会吃两口说不是那个味来找茬?

  或说吃不饱,这个应该不会,面量很大了,吃完肚子可以撑成一个篮球。

  借酒疯当场把这碗摔碎扬长而去,这个不是没有可能。

  那一斤45度的白酒,已经快见底了,会不会砸向我,想着令人不寒而栗。

  汪梦远觉得脚灌满了铅,举步维艰。

  拿人工资,替人服务好,他不能停下脚步。

  恪守职责,四个耀目的字像无形的鞭子抽打他,加快步伐,不时给自己鼓劲,“前进一步,再前进一步就逼近胜利的彼岸。”

  他克制抖动的手臂,双腿不听使唤,颤颤巍巍,谦卑有礼地把有点发烫的面碗放在他的眼前,低声说:“这次量多,够你吃的,趁热吃,”

  “好。”酒醒眉宇间掠过一丝的冷峻。

  看他要吃,汪梦远后退几步,到了安全的地带,煞白的脸色渐渐地恢复血色。

  接着他回到a区,大厅气氛稍微缓和。

  过了几分钟,剩余的酒被酒醒一口吞下去。

  他扶住餐桌站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到前台,气焰嚣张,大声说道:“多少钱?”

  这气势没有惊吓到林温雅半分,她依旧恭敬道:“1元,后来的一大碗,送的,白吃两份面。”

  是狐狸终究要露出尾巴。

  酒醒还是抓到机会,大声呵斥道:“白痴?骂我白痴,怎么骂人啦,你才是白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