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53出手
  “呵呵……”苏瑞站起来,一语定性,“陈四喜一定要除。我不否认他对陈家村是做出了贡献,可是,这不代表他可以肆意取人性命。他在陈家村掌权太久了,已经把这里当成了他可以为所欲为的后花园,这次是你和陈牛,下次是谁?若是不除,陈牛的腿不是白断了!”

  “陈牛的腿断了!”卿尘一下站起来,就要出去看陈牛。

  苏瑞把他拖回来:“你去也没用,刚刚白夫人看过了,伤势很重,腿是没救了,命还能保住。”

  卿尘颓然坐下:“都怪我……”

  苏瑞安慰他:“事情已经发生了,自责于事无补,从今以后,照顾陈牛一家老小就是你的责任了,振作起来。”

  卿尘攥紧拳头:“我明白。”

  苏瑞挠了挠头:“所以,不能放过陈四喜,不过,还是需要从长计议,得保证陈家村村民温饱才行。”

  卿尘慢慢点头:“是。”有些心不在焉,还在记挂着陈牛。

  苏瑞猛地看向卿尘,把他吓了一跳:“你这么聪明狡诈,应该有办法吧。”

  卿尘表情勉强道:“还没想好,我需要一点时间。”他眼中利光一闪,“不过,现在,确实是难得的时机。”

  苏瑞打了个哈欠,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交给你了,我先去睡了,明日一早还得去帮你和陈牛抓药,只要咱们身体健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卿尘站起来要送她,被她摆摆手拒绝了:“你也休息吧,几步路,送什么送。”

  出了门苏瑞问金宝:“夜晚有什么能帮助你充电的吗?”

  金宝道:“风能也可以,但是要到山口处。”

  苏瑞想了想:“算了,明日天明再充电也行,我这两天太累了,今晚打算好好休息,需要你守家,有什么异常,立刻通知我。”她不放心道,“你还有电吧?”

  金宝犹豫道:“不确定,电力系统还未能提供更多数据分析。”

  苏瑞无奈深吸一口气:“尽力坚持吧。”

  “是的,少校。”

  苏瑞为了省电,自己把家芬嫂和虎子又抱回了陈牛的房间,推醒家芬嫂,再退了出去,回到房间一头扎到枕头里,熟睡过去。心心念念的是明日抓完药后,继续研究魔芋豆腐,她有个大胆的想法,若是靠魔芋豆腐赚了钱,陈四喜的几百亩地,她要了,到时候陈四喜就是她手里的一团豆腐,轻松捏碎。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卿尘一夜未睡,思考着扳倒陈四喜的法子,同样的,陈四喜一家也一宿未睡,思索着对付苏瑞的办法。

  天明见分晓,陈四喜一家先出手了。

  卿尘以前在陈家村过得束手束脚,即使他看破人心,善用计谋,却比不得陈四喜一家四通八达的人脉和陈四喜手中握着的权力。

  金宝听到动静到苏瑞房里叫她的时候,苏瑞已经睁开眼睛,她在金宝靠近她房间的时候就条件反射惊醒了。

  “少校,陈四喜带人朝这边来了,我听到动静侦查了一下,是陈四喜和他的两个儿子连同两个兄弟,还有几个村民,昨日都见过的。”

  苏瑞起身:“走,边刷牙边迎敌。”

  苏瑞吐出嘴里最后一口漱口水,陈四喜就带人来了,门都不敲想要破门而入,没成功,苏瑞听到陈三恭大喊了一声:“我的脚!”

  紧接着急促又暴躁的敲门声大声响起:“开门,村长来了,开门!”

  家芬嫂心惊胆战地出来,满眼惊恐:“天才蒙蒙亮,村民这么早来是什么事?”

  苏瑞宽慰她:“没事,有我在,你自去照顾陈牛。”

  家芬嫂担忧地看着苏瑞。

  苏瑞知道她是想留下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微微一笑:“你留下来也没用,不是吗?”

  家芬嫂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只得听话回到房里,竖着耳朵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门外叫喊声越来越大,几双手毫无章法地轮流拍门,才被金宝修好的门板又开始摇摇欲坠。

  苏瑞对着门喝骂:“来了,拍什么拍,催命啊。”

  “快点开门,村长来了!”

  苏瑞慢吞吞地道:“来了就来了呗,等一会会死吗?”

  “你这泼妇,快点来把门打开!再晚点有你好果子吃!”陈三恭咬牙切齿地吼道。

  “哎呦,我好怕,你威胁我,我不开门了,我怕你打我。”

  陈三恭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你会怕!”这话说出来谁信!

  苏瑞隔着一块门板认真道:“非常害怕。”

  “你……”陈三恭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陈四喜示意他退下,板着脸对着木门道:“你不开门也罢,我只是来通知一声,卿尘需要服徭役了,让他准时在辰时到巫马驿站报道,超过时候自己掂量掂量有几斤几两可以负责。”

  动静这么大,卿尘早已站在院内,见苏瑞出言挑衅,含笑观望,此时听到这话,几步走过来开了门,讶异道:“秋收未至,怎么徭役提前了?”

  陈二南讥讽道:“你不是不开门的吗?”

  苏瑞也讥讽道:“我家的门,我想开就开,轮得到你管吗?”

  陈四喜推开陈二南:“我是好心来告诉你徭役开始了,本想给你几句规劝,既然你不听,日后出了什么事,就别怪我没提点你。”

  说着招呼一众人趾高气扬要走,卿尘追上前两步,质问:“徭役提前便罢了,我这次为什么要服马役,一般来说……”

  “你可以不去。”陈四喜笑望着他,“不服气就不要去。”

  卿尘眼神归于平静,默默退开了:“我明白了,谢村长告知。”

  陈四喜痛快地挺胸离开,一行人脸上说不出的得意,纷纷不约而同回望了一眼苏瑞,笑得无比恶毒。

  苏瑞皱眉看卿尘心事重重地回来:“怎么了,很不好吗?”

  卿尘凝重点头:“是,很不好。马役,是徭役里面最累的,是在驿站服役,一般是要中等以上人家服役,必要时候自行带马过去,不然,赶不及信息报送。若是有重要信息延误,顷刻小命不保。”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