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45成品不佳
  苏瑞心不在焉地出了厨房,寻思着自己哪一步步骤走错了,怎么做出来的魔芋豆腐和想象中差得有点远,她坐在新买的藤椅上发呆,会不会是水的比例呢?还是魔芋磨浆得不够细腻?

  不多时,虎子背着小篮子回来了,满满一箩筐的魔芋压着他背都直不起来,看他吭哧吭哧地进门,苏瑞赶紧过去解下他的背篓,心疼地说:“怎么这么傻,背不动就不要装那么多了!”

  虎子憨憨地笑着:“大娘子喜欢,我就多背些回来让大娘子高兴。”

  苏瑞感动地替虎子擦汗:“我很喜欢,谢谢你。”

  虎子两眼笑成月牙,腼腆地说:“大娘子喜欢就好了。”

  苏瑞摸摸他的头:“我很喜欢,但我更喜欢虎子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所以,答应我,下次量力而为,好吗?”

  虎子重重点头:“嗯,我下次一定听话,不让大娘子担心。”

  “好孩子。”苏瑞转眼看着一箩筐的魔芋,迫不及待打算再次动手做出她心目中的魔芋豆腐,但她忍住了,先试味才能对症下药,不能急进。

  苏瑞忍住动手的欲望,又重新坐回藤椅上思考下一步试验的步骤。

  坐了一回,金宝重新启动恢复了人形,他走过来道:“少校,很抱歉,我又一次断电了。”

  苏瑞淡定地摆摆手:“没事,我已经开始习惯了。”经过这次金宝断电,苏瑞想明白了一件事,金宝是非常帮得上忙,无人可比。但是,她也不应该事事依靠金宝,好刚要用在刀刃上,在金宝的电力系统成型之前,她要让金宝电量充足以备不时之需。

  金宝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苏瑞指着不远处的小板凳:“坐过去,好好充电,晚上行动。”

  “是的,少校。”金宝乖乖坐到板凳上,“还有一件事,很抱歉少校,在我断电的期间,监控天菌自动返回,失去了追踪目标。”

  苏瑞摆了摆手:“那也没办法,以后事事得留个心眼,以免被人暗害。”

  金宝道:“是的,少校。”

  说到晚上的行动,苏瑞起身又转回到厨房里,看着家芬嫂利索地洗菜摘菜,问家芬嫂:“陈牛的身体怎么样了?”

  家芬嫂的动作一顿,脸色掩饰不住地落出了担忧,却很快被她掩盖过去,她摘着菜,轻松地回答:“吃了周大夫的药,好多了,现在出虚汗也少了,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说完这一句,就不再说了,继续专注着手上的活计。

  言不由衷,苏瑞敏锐地察觉到家芬嫂掩藏在看似平静面容下的惊惶,她没有多说话,只是先点头道:“那就好。”明明她去镇上之前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莫不是陈四喜一家又来了。

  家芬嫂不说,她还有其他途径。

  “娘亲?”虎子摇摇头,“没有人来过啊。”

  “那……你娘有没有说什么话?”

  虎子还是摇摇头:“我不知道呀。”他急道,“我娘怎么了吗,大娘子。”

  苏瑞煞有其事地道:“我发现你娘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我想问问是不是又有人来欺负她,我好给她出气!”

  虎子凝眉想得用力,不确定地道:“没有人来过,但是娘亲好像出去过。”

  苏瑞挑眉:“出去过?”

  虎子想得太用力,小脸皱成一团,苏瑞都不忍心他继续回想,就听他道:“娘亲去看了爹后,说……说想去找周大夫。”

  原来是这样,苏瑞明白了,摸摸了虎子的头,安慰他:“那应该是担心你爹了。”

  虎子点头:“嗯,是的。”

  “玩去吧。”苏瑞转身又回到了厨房,就靠在墙上看着家芬嫂做菜,随口问:“家芬嫂打算煮什么菜呢?”

  家芬嫂道:“猪肉切片炒你给我的粉疙瘩,排骨和萝卜一起炖汤,菠菜清炒,我给尘少爷和牛哥备了些肉稀粥,等他们起来吃。那个整鸡就留着明日吧,虽然大娘子的娘家能给大娘子带些肉菜,但我们也要省着吃的。”

  “娘家?”苏瑞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对,没错。”

  突然灵光一闪,她笑着说,“嫂子,刚才我回了趟家里,搬来这些东西不算什么,重点是这老虎我卖掉了。”

  家芬嫂动作一顿,惊讶道:“这么快就卖掉了,你去哪里卖的?”

  苏瑞道:“让家里帮着卖的,我们打猎为生,多得是主顾。”

  家芬嫂不疑有他:“那是。”

  “五百两银子一只老虎,陈牛的医药费不需要再担心了,明日就去镇上请大夫。”

  砰的一声响,家芬嫂切肉的动作一滞,菜刀飞了出去,看得苏瑞目瞪口呆,这也太吓人了吧。

  家芬嫂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重复问:“大娘子,你说什么?”

  苏瑞一字一句地重复:“我现在有五百两银子,不需要担心陈牛的医药费了。”

  刷得一下,家芬嫂眼泪汹涌而出,她重重跪在地上,重重向苏瑞磕头:“多谢,多谢大娘子救命之恩。”她哭得凄厉,虎子闻声进来,被她一起拉着跪在地上向苏瑞道歉。

  苏瑞连忙扶她起来,后悔自己没能早点让家芬嫂安心,只是,回头望,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她初来乍到,一切懵懂,还没适应现在的身份,家芬嫂是个聪明人,多说多错不如不说,不想平白累她心惊胆战。

  家芬嫂被苏瑞扶起来,擦掉眼泪,定定看着她:“大娘子,我不能平白受你这些恩惠,我愿卖身为奴,一辈子服侍你。”

  苏瑞皱眉:“这是什么话,陈牛为卿尘受伤,治好他,本就是我们该做的,这算不得恩情。”

  家芬嫂猛摇着头:“不是的,陈牛是尘少爷的长工,尘少爷待我们那么好,是信任我们才把事情交给我们做,是牛哥……办事不利,落到这般田地,也怨不得谁,这是我们该受的苦。”

  苏瑞动容道:“家芬嫂,你别这么说,陈牛不和其他村里的人一样轻视孤立卿尘,而是尽心帮助,可见他是一个是非分明的好人。你也是,陈牛被打得还剩下半口气,你也不怨卿尘,还尽心出力照顾家里,你们这么好的人,当然值得。况且,你明明知道卿尘还收有两百两银票,却从未提过要用这笔钱治疗陈牛,我想,你是知道现在我们处境艰难,开不了口。生死之间,你也坚守底线,我很佩服。”

  ------题外话------

  这两天状态不佳,更新比较少,明天要加把劲把缺失的字数补回来,还得把需要修改的章节完成,不能让读者失望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