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41无赖
  有人奇道:“这老虎是自己掉进陷阱里的?”

  苏瑞反问:“难道不可能吗?”

  那人啧啧称奇,翻看着老虎:“可能,当然可能,我在镇上四十多年,就见过两次猎户来卖老虎的。那两只老虎几乎全身是伤,还听说猎户也死了几个才猎住这吃人的大家伙,你这个吧,皮毛光滑没损伤,完好的一张虎皮,也只有它自己摔死这个说法了。”

  苏瑞道:“也是运气好,猎到这么个大宝贝。”

  “那你可是运气太好了。”有人羡慕地道,“无损无伤就猎到一只老虎,天下掉馅饼的好事啊,多让人羡慕。”

  苏瑞哈哈一笑:“这也得卖得出去啊,天下掉馅饼我也得吃得着,没人买也没用呐。”

  “这位小哥你放心,这老虎啊,肯定有人买。”

  苏瑞冲他拱手:“承蒙贵言啊,我呐,就是乡里小民,都没出过几趟村子,昨日猎的老虎赶紧就拿到镇上来了,深怕放久了不新鲜,卖不出去。各位帮个忙,帮手宣传一下,希望早日卖出去,天黑前能赶回村子里。”

  有个热心的大叔道:“你放心,我们镇上有一个王员外,那是家财万贯,早前还想着寻些不寻常的东西招待朋友,你这是正好赶上了,我去跟他们管事的说一声,也借借你的光,挣个跑腿钱。”说了一嘴人就跑远了。

  苏瑞在后面喊:“有劳大叔了。”

  众人见她健谈好说话,都好奇猎老虎的过程,想听听她是怎么捡到这么个现成的宝贝的,七嘴八舌地问她。

  苏瑞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介意说个故事,顺便可以套套话,加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大伙见她肯说,索性都在茶档买了碗茶,等她说故事。

  苏瑞开始瞎扯道:“这有富乡的八仙山是一个险得不能再险的地方,大伙都听说过吧?”

  “听过,说是这山上住着一群野人,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霸着整座山不给人进,谁都不敢惹。”

  “这八仙山是池力镇最大的一座山,里面的野兽很多,以前附近的猎户都靠这座山生活,现在呐,正因为这群野人,没一个敢上山的。”

  “可不是嘛,搞得最近十年我少吃了多少野味。”

  有人瞪大眼睛看着苏瑞:“这位小哥,你还敢上山啊?”

  苏瑞摆摆手,谦虚道:“我也是不敢的,就是在山脚走走,挖了个大坑,想碰碰运气。”看来这山里有山地人的消息传播得很广嘛。

  “那你运气可真是太好了,一下就猎了个大家伙。”

  苏瑞笑道:“我也是没想到,我去看得时候还差点吓死了呢,我挖得坑浅,这老虎头落到了坑里,半个身子还挂在坑外面,我一看,以为是个活得,撒腿就跑,跑两步被绊倒了,真是差点跪着对这大老虎喊爷爷了。”

  苏瑞说得风趣,把一众人逗得前仰后合,她自己也高兴,平时在部队里没少和队友打趣,来这里才一天,看到的都是不公,还无能为力,心里颇为郁闷,现在这样祥和欢快的场面,让她仿佛回到了平等的现代。

  笑闹间,热心大叔带着一个头戴四方帽的男子来了,指着她道:“薛管事,就是她了。”

  苏瑞看人最先看衣料,不是丝绸料子,但是裁剪贴身,光鲜亮丽,与普通百姓的衣服有着差距,看上去像是个买得起的。再看人,薛管事是个圆脸,天生笑脸,看上去和和气气。

  薛管事上前问道:“是你在卖老虎?”

  苏瑞站起来:“是我。”

  薛管事验了验老虎,满意地道:“不错,虎皮完好,眼睛看上去也还新鲜。”

  苏瑞卖力推销道:“昨日才猎的,今日就赶紧拿到镇上来了,就怕晚了不够新鲜。”

  薛管事让两个人抬起老虎,招呼苏瑞:“跟我来吧,去账房支银子。”

  “好嘞。”苏瑞就要跟着走,被人拦住了去路。

  “慢着!”一个穿着散乱邋遢的男人拦在薛管事前面,被薛管事瞪了两眼,谄媚地让开,指着苏瑞:“我说她呢。”

  苏瑞好脾气问道:“怎么了?”

  “臭娘们,还敢问怎么了,不好好在家呆着,拖着老虎到镇上显摆什么!”他朝薛管事点头哈腰地道,“不好意思,大管事,这是我家不懂事的婆娘,给你添麻烦了。”

  “啊?她是女人?”有人惊呼出声。

  邋遢男子接口道,指着苏瑞:“可不是嘛,有这么打扮的女人吗,我是倒了八辈子霉,才娶了这么个破烂货!”

  薛管事皱眉看了一眼苏瑞,又看向男子:“那你这老虎还卖不卖?”

  “卖卖卖!”男子道,“我这就跟您去拿钱。”

  苏瑞冷笑一声,走到男子身边:“把话说清楚了,你是我什么人?”

  男子啐了一口:“我是你男人,什么人!”上来要扯苏瑞的头发,苏瑞出手握住男子手腕,手下使劲,逼弯了男子的腰,再问,“你是我什么人?”

  “哎呦,哎哟,谋杀亲夫啊!”男子大喊大叫,一面要拿另一只手来解围,苏瑞一脚踢在男子膝盖窝,让他跪在了地上,捏着他的手绕到他头顶,问他:“你是我什么人?”

  “哎呦,哎呦,要死啦,好汉饶命,好汉……”话说到一半口吐白沫,癫了起来。

  苏瑞赶紧放开他,才一松手,男子倒在地上又抽了两下,彻底不动了。

  苏瑞拧眉,过去探了探脉搏和呼吸,不敢相信,这就死了?

  围观的人群试探着问:“他怎么了?”

  苏瑞站起来没有回答,觉得这件事太过蹊跷。

  她不答自有人自己找答案,就听到一声惊呼:“他死了!”

  有人指她:“是你杀死的!你杀死了自己的相公!”

  苏瑞呵斥:“你放屁,你相公!”

  “你这个女人谋杀亲夫,我们都亲眼看到的。”

  苏瑞笑问:“你看到什么呀,我怎么杀他呀?”

  “就是你杀的!”

  “毒妇!别和他多说,押她去官府。”

  苏瑞抱胸站着,主动道:“走啊,我还想去呢,莫名其妙跑一个人出来说是我相公,我呸,我还没成亲呢,这不是毁我名节吗。而且我是捏他的手,他确是口吐白沫咽的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讹我呢?走啊,快点和我一起去官府,顺便给我做个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