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34不需要
  苏瑞说得累了,看大家对陈宅指指点点的样子,很满意自己一番表演带来的效果,准备打道回府,她拍了拍石磨:“大舅母,石磨我送过来了,现在整个房子除了人就剩两张床和一口井了,我们就这几日搬走了啊,你别着急上火,该还的绝不拖欠,这就说好三天后收屋收床了。”

  她一努嘴,招呼金宝:“撤。”刚转过身,陈宅大门吱呀打开,陈子季恭恭敬敬地对她道:“苏小姐,老爷有请。”

  “好啊。”苏瑞从容踏入大门。

  陈子季领着苏瑞进门几步关上了院门,隔绝了一众打量的视线,陈天河就站在外院廊下,表情淡然,看了眼金宝,仔细打量了他一下。

  苏瑞主动介绍道:“我弟,金宝。”

  “陈老爷好。”金宝朝陈天河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陈天河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天边问苏瑞:“真是不想做亲戚了吗?这般不留情面对待长辈?”

  苏瑞笑了:“长辈?您是指舅母吗?她在我眼里只不过是老一点的女人罢了,这个年纪该懂的道理都不懂,该照拂晚辈的慈心都没有,也配我尊她长辈。至于亲戚,本该是雪中送炭,舅母却落井下石,屡屡骑上头来,如何能忍,这样的亲戚不要也罢,反正他们也不把陈花儿当亲戚,更不论卿尘。感情的事情是要双方共同付出的,舅母不把我们当亲人,难道我们还要贴上去被践踏?”

  陈天河眼眸闪了闪,目光如炬看她:“对长辈动手,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

  苏瑞毫不畏惧抬起头来对视:“只是自卫罢了,舅母也没有什么太大损伤,能有什么后果。”

  陈子季想起郝氏被抬回家惨淡的模样,又看到苏瑞轻描淡写的态度,心里叹了口气,诚然,苏瑞很有本事,但这样狂妄自大很容易出事,本着规劝的心情,好言道:“大娘子的手都断了,这是小伤吗?若不是老爷拦着,两位爷就要到官府告小姐一个伤人之罪了。”

  苏瑞道:“舅母先动的手,我只是条件反射自卫时出手重了点,分寸还是有的,舅母没有慈心,我也不能和她一样冷血,手没断,脱臼罢了,接上以后保管舅母照样活波乱跳。这能算作伤人吗?”

  陈天河抬眼看她:“故意激怒然后动手,对外宣称自卫,你这部棋走得不错,只是,在场众人都能证明你言语激怒之事,不怕官老爷治你一个挑衅之罪?”

  苏瑞含笑道:“先撩者贱,舅母先动的口,我只是回嘴罢了,若说激怒,是我被激怒才是。要治罪,怎么也轮不到我。”

  陈天河似乎嘴角有了一些浅淡的笑意,稍纵即逝,他问:“那你为何要在门外叫嚣?这还不是挑衅吗?”

  苏瑞叹口气,无奈道:“为了捷足先登,抢在舅母之前说出真相啊。我也不愿意这么做,可是没办法,以舅母平白捏造泼人脏水的过往先例,吃了亏还不得大肆宣扬卿尘的坏话。外公你知道的,卿尘以前被舅母害得像个过街老鼠,在陈家村人人喊打,若让舅母先开口,还指不定怎么编排卿尘呢,还不如我先来告诉大家真相,舅母不服,大可开门和我对峙呀。我这不叫挑衅,是诉说经过并且前来请罪,我可是又道歉认错的。”

  陈天河忍不住笑了一下:“还请罪呢,你这是告诉大家真相还是拐着弯骂人呢?”

  苏瑞略带得意地道:“兼而有之吧,舅母做这种事,就不要怕被人骂,若是怕被人骂,下次就不要做这种事,我这是帮她认识错误,改过自新,可是为她好。毕竟,忠言逆耳,话是不好听的,但心意是好的。”

  陈天河摆摆手:“不听你的歪理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那些日常的东西等会我找人带回去给你们,收租的地和往常一样,给卿尘打理。”他嘱咐道,“往后的日子,得靠你们自己脚踏实地的过下去,再苦再难都不要放弃。”

  苏瑞听出了话里的真情实意,颇为意外,她看向陈天河时,对方躲开了她的视线,只听他道:“还有一点,记着,若想过好日子,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过犹不及。”

  “好,我听外公教诲,至于东西……”苏瑞豪气地说,“这些我都不要,我有本事赚得到,房子先住着,我付钱租,只是这钱我得过几天才能给您。”

  陈天河震惊看着她半响:“卿尘可是一无所有,身子又虚弱,还要照顾病重的陈牛,你应付得来吗?”

  苏瑞毫不犹豫地道:“没问题。”

  陈天河见她满脸自信,缓缓笑了:“好,听你的。”

  苏瑞眨眨眼,问道:“外公,要不要我帮大舅母接骨,我技术好得很呢。”趁机拆了卸,卸了拆,几轮过后帮你按好,痛不死你。

  陈天河似乎看出她的心思,狐疑地道:“你?”

  苏瑞点点头,热情地道:“就是我。”

  陈天河不信:“算了吧,你快点回去吧,免得刺激到她。”

  苏瑞撇撇嘴:“这可是你不要的。”叫上金宝,“撤。”

  等人出了大门,陈子季欣慰地道:“老爷,这位娘子本事大着呢,你可以放心了,尘少爷日后都不会被欺辱了。”

  陈天河眼里泪光闪动,点头道:“知道避开祸患,先激怒后动手,又留有退路,有勇有谋,不错。”他吩咐道,“你多照看点,若是他们遇到难处,从旁给予适当帮助。我始终觉得,她要撑起整个家,还有点困难。”

  陈子季道:“您放心,我晓得的。我已经预先给了周大夫药费,他会照顾好尘少爷和陈牛的。”

  尘儿啊,若是这位姑娘真能护你周全,外公就放心了。

  苏瑞出了大门,走了一会又回头望了望陈宅,凝眉不解地说:“怎么回事呢?”明明是一个关切晚辈慈爱的长辈,把她叫进去,听着像是斥责她不懂事,但细思起来,又像是告诫指点怕她惹祸,明明关心,却偏偏要躲躲闪闪。

  这里面,有事情。

  ------题外话------

  这一章,有点纠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