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29发财路
  “好孩子。”苏瑞轻声说,“先去看看你的父母吧,然后,告诉我怎么煎药,你父亲和卿尘的药在这里,我……虽然没做过,但是可以尝试一下。”

  一想起父母,虎子急切的心情再也等不了,他接过金宝手里的药,仰着头看向金宝:“我会,我常常帮尘少爷煎药的,哥哥,周大夫有说爹爹的药煎的时候要注意什么吗?”

  金宝复述周大夫的话:“两包药,隔四个时辰喝一副,煎药需要一炷香时间,注意用文火,这里面有什么特别吗?”

  “我知道了。”风一样就卷了出去。

  苏瑞看着他的背影,拍了拍金宝的肩膀:“帮我守好他们。”

  金宝看她动作,诚恳发问:“少校你要去打架?”

  苏瑞撸起袖子,用手遮着眼睛,抬头看了看这里的恒星,明亮温暖,像太阳一样,她道:“是,要打一场大架。这里弱肉强食野蛮冷血,我希望你能帮助他们,在我无法兼顾的时候,保护他们的安全,就像保护我一样。”

  金宝道:“是的,我将全力执行您的命令。”

  苏瑞愣了愣,自嘲笑了,不知不觉她把金宝当成了自己的下属,她叹口气:“人工智能,好也不好。”

  金宝不解地问:“为什么?”

  人类容易产生感情,而人工智能,永远不会。作为敌对势力,对金宝有感情,这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但金宝长得像人表现像人,乖巧听话本事大,她没法单纯把他当人工智能,真是麻烦呐。

  随着慢慢相处,她想,或许她会将金宝视作家人。

  不过,她是军人,她知道什么是国家利益高于个人利益,若是有朝一日她不得不彻底消灭金宝,她会毫不犹豫去做,即使她会因此伤心欲绝。

  苏瑞没有回答金宝,吩咐道:“没什么,你去昨日的补给车一趟,把车上的银质餐具统统拿过来。帮我去搬一张板凳过来,等客上门,顺便去山里找找,我昨天打死了一只老虎,拖过来。”

  金宝回应了一声,五分钟后大大小小的银质餐具堆成一个小山丘,老虎被放到一边。苏瑞掂了掂银盘银碗的重量,不满地说:“轻、薄,融成团都不知道够不够五十两,把它们融了,一两一个。”

  “好的,少校。”金宝说着身体变成了一个铁箱,右手变成一根导管,右脚变成一盘模具,他左手把银器放在铁箱里,很快导管内便流出了银质液体,滴入模具中,一块块大小一致的银块瞬间完成。

  苏瑞盯着看了一会,开始发呆。

  钱,她刚开始真的没愁过,所谓有仇报仇,有冤伸冤,谁把卿尘害了,她就找谁要钱,谁把陈牛打了,她就找谁拿钱,不给没关系,那就抢咯偷咯,有金宝在,藏到地心深处也给你挖出来。

  可是,虎子回来说了他的经历,让苏瑞如醍醐灌顶,她去抢去偷,走得是末计,见不得光,东窗事发,她倒是无所谓,跑得掉,其他人呢,以陈四喜一家蛮狠冷血的性子,不知道殃及多少无辜的人。

  到了今天这一刻,苏瑞见识了陈四喜一家怎么霸道横行冷酷残忍,不可能不闻不问,放任这一颗毒瘤继续危害乡里。她既然开始管了卿尘的事,就会管到底,不把这颗毒瘤挖走,她就不离开陈家村一步。

  不需要对小人讲君子,苏瑞不介意用下三滥的手段,只是,她要拔出陈四喜一家,就要堂堂正正地拔,不到万不得已,不考虑末计。不用末计,那现阶段唯一的问题,就是钱。

  钱,真的是一个大问题。满打满算,这堆银器加上卿尘的家当也才一百两,她心不在焉地瞥了一眼老虎,加上这货的皮和肉,应该能凑够两百两吧。

  只是,两百两只是一个起步,勉强够医陈牛,卿尘还在后面排队呢,还不止,日常的吃食怎么办。

  突然之间,金宝变成初见时的一块巴掌大的铁块,静静躺在地上,脚边还剩几个银器。苏瑞面无表情地想,也不可能指望这货,动不动停电罢工,靠不住。

  这么一个异世界,苏瑞都不清楚是什么地方,就要开始赚钱,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半点头绪没有。越想越气,心情越来越差,正要发作舒缓一下,门外由远及近传来喝骂声,又粗鄙又恶心,正是陈三东的声音。

  听到了动静,苏瑞兴奋地朝门外瞥了一眼,摩拳擦掌,正好,解气的来了。

  陈三东领着人来卿尘家抓陈虎,敢推他的儿子,活得不耐烦了,正怒气冲冲地踏进一只脚,就见苏瑞笑出一排白牙,一脸戾气看着自己,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就像见到肥美食物的野兽,就要扑过来。

  陈三东脚底一滑,一个急转弯,屁滚尿流地原路跑了。

  陈三东狼狈的样子让苏瑞大笑不止,心情愉悦不少,捡起刚才陈三东跑走时脚滑踢过来的圆球,仔细一看,不是刚才脑子发热的虎子跳河时抱着用来加重的东西嘛,她原以为是石头,仔细一看,这不是魔芋。

  “正好饿了,加菜。”说到吃,苏瑞才发现自己肚子饿得不行,正从裤子口袋摸出压缩饼干,就听到虎子大喊,“不能吃!”

  虎子急急忙忙跑过来把魔芋从苏瑞手上拿下来,一把丢在地上,他扬起头,认认真真地说:“大娘子,这个不能吃的。”小脸表情特别严肃。

  苏瑞把饼干撕开,递给他一块:“这个可以吃,吃吧,垫垫肚子。”然后一边吃一边好奇地问,“你们这边不吃魔芋的吗?”

  虎子吃了一口饼干,眼睛蹭地亮了起来,慢慢地舔,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想要包起来。

  苏瑞看穿他的心思,阻止道:“不用收起了,待会给你爹娘做点别的,这个你吃。”

  虎子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才不顾及地吃起来,不住地夸:“这个真好吃。”

  苏瑞笑说:“慢点吃,别噎着。”

  虎子终于消化完压缩饼干带来的冲击,记起苏瑞的话,回答道:“什么是魔芋?”

  苏瑞指着被他丢出去的茎块。

  虎子道:“这个东西是拔舌果,有毒的,不能吃。”

  苏瑞问:“拔舌果?你们不知道怎么煮它?”

  虎子奇怪地问:“有毒的东西怎么吃呢?我听我娘说,这个东西还吃死过人,就算后山里一大片,也没人敢吃,就是郎中偶尔沿着山边采点回去用药罢了。”

  苏瑞听了笑得合不拢嘴,她除了一心扑在军事上,唯一点亮的技能就是制作火锅和魔芋制品,这里的人竟然不会吃魔芋,大好的发财路,真是天助我也。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