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28别怕
  周大夫一连看了三个病人,从卿尘开始到家芬嫂结束,三言两语让她明白了众人处境,卿尘是旧疾攻心,常年体弱引起的虚症加上毒素入体一齐发作,必须好好调理,是长线战斗,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若是放任不管,长久下去,回天乏术。陈牛受了殴打,内伤外伤都很严重,若不及时医治,熬到一月已经算是命大,最急。家芬嫂受了点皮外伤,头上的伤势也不严重,伤心过度以至于筋疲力尽,只需好好休养三日就能康复。

  周大夫叹口气:“尘少爷和陈牛的病,我这里只能断症没法治疗,所需的药品都非常昂贵精细,只有镇上的回春堂才治得,只是这些花销,不是一笔小数目,尘少爷还能等等,陈牛是等不得了。”

  苏瑞谢过周大夫:“懂了,谢谢大夫,我待会就带陈牛去镇上。”

  苏瑞简单的回答让周大夫吃了一惊,他觉得苏瑞没明白他的意思,补充道:“陈牛的内伤就要耗费不少银子才能捡回一条命,还要将养,若是想保住脚方便日后行走,更是价格不菲,没有两百两是治不好的。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周大夫是个明白人,知道卿尘在陈家村处境艰难,昨日祠堂里村长和卿尘舅母的话不过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假话。陈牛现在被村长一家针对,卿尘肯定因为抢亲的事被他外祖父一家怪罪,又因为苏瑞落了陈天河一家的脸面,桩桩件件加起来,他们想要从那里拿钱,几乎不可能。卿尘这么些年被苛待得一身病痛,哪里有什么积蓄,他委婉地建议:“可以先保住陈牛的命,其他的,用些效果次一些的便宜草药,慢慢康复也是可以的,只是……他的腿脚可能就保不住了。”

  苏瑞谢过他的好意,见到金宝带了虎子回来,便提出送周大夫尽早离开,免得被陈西子一家发现。

  “我先给你开服滋补回气的药,先让陈牛服下回复一下元气,镇上离这里二十多里地,来回一趟怕他顶不住。”周大夫看苏瑞完全没听进去,也不再多劝,他行医多年,已经看多了这类病人,不到悬崖边无路可退,总是不肯相信他的话。

  “有劳大夫,这便送你回去。”

  周大夫想起自己来时难过的感受,后怕地说:“这要怎么走?”

  “把您背回去。”苏瑞刚亮出一口大白牙,周大夫就觉得眼前一黑,然后身子腾空,一阵起起伏伏。回到家的时候,周大夫依然吐了一个天昏地暗,金宝帮他拍背,歉意地说:“周大夫,很抱歉。”

  周大夫不疑有他,以为是被人背了回来,缓了缓,很快抓好药给了金宝,眼神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小伙子,体力不错。”把他一个成年男子背回来,脸不红气不喘,站得稳如泰山。

  金宝拿过药,谢过周大夫慢慢踱到屋外,趁着四下无人,嗖一声回到了卿尘家。金宝一走,周大夫迷迷糊糊地爬上床躺起来,太晕,受不了。

  金宝刚回来就被苏瑞喊了过去,她问:“虎子怎么回事,总想往外走跑,问他什么事,一句话不说。”

  虎子小脸湿湿嗒嗒,两只眼睛红红的,一脸伤心欲绝的表情,初见到苏瑞,情绪上来,啪啪掉眼泪,苏瑞问他什么事,只顾摇头,然后一心要往外走,

  金宝在旁边补充:“刚才虎子想跳河。”

  苏瑞拉过虎子,一脸严肃地问:“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能丢下父母去跳河!”

  虎子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含含糊糊听得苏瑞头疼,还是人工智能金宝捕捉到了虎子的意思,还原了虎子的经历。

  虎子被欺负了,不意外,是陈西子一家小辈干的。

  原来那时虎子看到自己娘亲跪在路边不停向过路的村民磕头,头破血流的模样,又害怕又难受,赶紧过去扶她起来,家芬嫂轻柔地摸了摸虎子的头,让他回去照顾好陈牛,又再不停地向过路村民磕头。虎子拉她不起,想到苏瑞,急急忙忙往回赶,慌张的情况下撞到了陈三东的儿子陈大庆。

  陈大庆是陈西子一家下一辈目前为止唯一的男丁,和个宝贝疙瘩似的,一家人把他宠上了天,被撞了一下气得跺脚,指着虎子就骂,上前就打,还让他的小跟班们跟着一起打。

  虎子年少气盛,想起躺在床上毫无血色的爹爹和跪在路边不住磕头的娘亲,一时气愤,和陈大庆扭打起来。虎子从小漫上遍野地跑,又常常帮父母做事,同龄人里力气不小,陈大庆娇生惯养,哪里是他的对手,被打了两拳在脸上,震惊得瞪大眼睛,哇得哭了。

  虎子得意地挥了挥拳头,小跟班们没人敢上来,一个胖子喊道:“陈虎,你完了,你就是下一个陈丁卯。”

  听到这一声喝骂,虎子突然惊醒,后怕极了,一溜烟跑了。他茫然无措在村子里乱晃,想到他的好朋友陈丁卯的下场,越发慌神,一咬牙,不想连累父母,就要去投河。

  陈丁卯正是得罪了陈大庆,被陈西子一家害得家破人亡,不仅自己小小年纪被卖去宫里做太监,还累得母亲重病身亡。

  虎子啪啪掉着眼泪,小脸满是伤心和不舍,对苏瑞恳求道:“大娘子,你……你……要帮我照顾……爹娘,虎子……虎子不孝……”说完要跑,继续跳河去。

  苏瑞脸色铁青,怒极反笑,好一家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从上到下,没一个好东西!她认真地和虎子说:“虎子,你听着,有我在,他不敢来,他陈四喜不敢来,陈二南也不敢来,陈大庆更不敢来。他们如果来了,你就睁大眼睛看着我怎么把他们赶出去!若是我做不到,你到时再去死。”

  苏瑞没有柔声安慰哄他,也没有大骂陈大庆让他高兴,她平淡却有力的一句话就像一颗分量十足的定心丸,让虎子一颗慌乱的心慢慢安定下来,虎子擦掉眼泪,重重点头:“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