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25异常
  尽管见过金宝各项超越常人的能力,苏瑞依然对此心惊不已,她试探问道:“你可以同时催眠多少人?”

  金宝如实回答:“很遗憾少校,我这方面的数据也丢失了。”

  “嗯。”苏瑞微微点头,不急,只要他们还在这个世界,将有很多时间去弄明白,先处理眼前的事要紧,她问:“床上的是……陈牛?”

  女子拿帕子抹了眼泪,深深望向屋内:“是,高烧不退,我真是担心极了。”

  苏瑞道:“正好,卿尘也不舒服,你去请了大夫来,给两人看看。”

  女子忧郁地说:“大娘子,我们没有钱,得去大宅里要,但是,大宅的主母不好相处……”

  “小事。”苏瑞大气地说,“等我一下。”一努嘴,示意金宝跟上。

  苏瑞带金宝找了一会,找到了卿尘的房间,待金宝安置好卿尘,苏瑞对他说:“这个屋子里藏着一些银子,挖出来,再好好填好坑,你可以探测到吗?”

  金宝等了一会回答:“总共五处,我已经知道在哪里了,稍等,少校。”

  没等多久,先前见过面的布包都出现在苏瑞面前,她叫来女子,指着这些钱:“够吗?”

  女子又惊又喜,连连点头,只取了一粒小银块,牢牢捏在手里:“够了够了!”

  苏瑞一挥手:“那快去吧。”

  女子握着银子贴在胸口,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跑。

  “等等。”苏瑞叫住她,“怎么称呼?”

  女子急切地说:“小人是陈牛的内人,陈夏氏,大家都叫我家芬嫂。”

  “嗯,我知道了,小心些,快去快回。”

  家芬嫂含泪应下,小跑着出了院子。

  苏瑞看向金宝:“跟着她,认认路,不要被她察觉到。”

  “是的,少校。”金宝轻手轻脚却快速地跟了上去。

  “等等!”

  金宝倏地回来了:“还有什么事吗,少校。”

  苏瑞上下打量了金宝几眼:“把头发变成黑色,眼珠子弄成我这样的。”

  金宝依言改装,歪着头问:“这样可以吗,少校。”

  苏瑞眯了眯眼睛,真是太可以了,黑发黑眼配上他的五官,很有异域风,帅得惨绝人寰!她镇定地说:“很好,去吧。”

  金宝应声离开。可惜,再靓仔也是一个没得感情的人工智能。

  连续两天的高强度战斗,到了异世和一群村民唇枪舌战许久,又在山林里精神高度紧绷走了一夜,苏瑞再高于常人的体质也到了极限,一闲下来,困意如海浪侵袭来势汹汹将她击倒。

  咣当一声,苏瑞惊醒,迷迷糊糊之际见到门外天光大亮,抬起手表一看,已经睡了五个小时,她倏地精神,心里有一股不详预感,先去看了眼卿尘,脸色潮红还有呼吸,一摸额头,火一般烫。

  苏瑞皱眉,她最怕自己睡沉了,家芬嫂回来没有叫她,丢了身为军人的警觉,可现在的情况似乎也很糟糕,家芬嫂去了5个小时都没有回来,甚至高科技人工智能金宝也没有回来,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苏瑞叹口气,想出去查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又放不下屋里两个病人,加上她在这个村里人人喊打,不认识路,根本寸步难行。

  苏瑞折中考虑,决定先去看看刚才发出声响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走近发现,正是陈牛的房间。她站在窗外往里望,一眼便知道发生什么了,房内一个铜盆倒扣在地上,一地水渍,床上被褥也湿了一半,一个小男孩布鞋湿透了正在艰难的挪动陈牛。

  苏瑞回到主屋找了一条被子走了回去,小男孩看到她手中的被子眼睛一亮,虎头虎脑地煞是可爱,他乖巧地问好:“大娘子好。”

  苏瑞第一次听清这个称呼,也懒得纠正,帮忙换了被褥:“你娘呢?”

  小男孩担心地摇摇头:“不知道,她说去找大夫,现在还没有回来。”小男孩一边说一边蹲下,慢慢地收拾一地狼藉。

  苏瑞看着心酸,没有无助没有迷茫,小男孩自然而然地蹲着收拾,小小一团蹲在地上,一下一下用布巾擦地,再将水挤回铜盆里,即使他的力气很小,一次只能将湿哒哒的布巾挤个半干,却默默无言地做着。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苏瑞叹口气,把他拉起来:“我来吧,你去换双鞋。”

  小男孩扭捏了一下,摇摇头:“我只有这一双鞋了。”小脚不安地缩了缩。

  苏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干巴巴地安慰:“改天去买一双吧。”

  小男孩低着头,平常地说:“这双还能穿,不用买新的。”

  苏瑞心尖颤了一下,豪气地说:“我送你。”

  小男孩倏地抬头看她,眼里多了一抹好感,却不是对新鞋的渴求,而是一种信任,苏瑞还在笑小孩子心地单纯,他突然紧张地说:“大娘子,我想去找我娘,你可以帮忙照顾一下我爹吗?”

  苏瑞沉下脸:“你知道她在哪里?”

  小男孩眼里瞬间盛满眼泪,未及落下,他赶紧擦了擦:“我知道她在哪,她去找周大夫了,但是这么久没有回来,我怕她出事了。”

  苏瑞想了想,蹲下认真地和小男孩说:“好,我让你去,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小男孩没听是什么事,就连连点头。

  苏瑞语重心长地说:“你这次去,只是去找你娘,远远看一眼她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回来告诉我,由我来处理。”她着重强调一句,“远远看,回来告诉我,明白吗?”

  小男孩无比认真地点头:“明白。”

  苏瑞温柔一笑:“去吧。”小男孩这点年纪,她相信大白天的这个村子里的人不会无良到为难他。

  可惜,她错了。

  苏瑞等了三十分钟,没有人回来,开始愁眉不展,升起不祥预感,她站起来频频望向门外,又过去了三十分钟,还是没有一个人回来。

  苏瑞一下站起,不等了,再等下去,屋里的人没有救治死路一条,屋外的人情况不明凶多吉少,横竖一死,不如出去看看。她操起银子放到口袋里,别好手枪,端起她的249,一脸凶神恶煞地准备往外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