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21你好,少校
  苏瑞哭笑不得,老弟,没想到在这个异世,也有你这种生物。以前在地球的时候,我还去动物园看过你呢。

  唏嘘一阵,苏瑞继续前行。这次,她不开灯了,以免中途又引来什么野兽,只能凑合着用夜视镜缓慢移动。

  很快,她找到了她想找的东西。

  她的悍马和海盗的装备补给车。

  看到一直想找到的车辆,苏瑞心里一阵激动,除了自己应该还有人一起过来了,很快,她拉下脸来只觉得心惊胆战,只有悍马和补给车,那来到这里的是自己战友的机会比海盗渺小得多。

  苏瑞没有冒进,隐在一旁观察,确定没有危险以后才走过去。

  入眼,悍马惨不忍睹,副驾驶一侧仿佛放入微波炉的塑料盒,融成一团,面目全非,只在驾驶座一方天地有一个容纳一人的完好空间,苏瑞后怕地摸摸自己的手脚,差点,差点就成了肉渣了。

  悍马融成一个球,补给车反而完好无损,苏瑞即使在暗处观察了很久,确定此处已经没有危险,也不敢掉以轻心,她握着手枪靠近,逐个打开了三节补给车的车厢。

  第一节车厢是餐厅,桌椅齐全,碗筷虽然落了一地,却因为都是银制品,依然完好,苏瑞喘着粗气,真是腐败!

  第二节车厢是冰箱,蔬果米面,鸡鸭鱼肉应有尽有,苏瑞咬牙切齿,真是腐败到家了!

  第三节车厢是一个小卧室,空调吹着,棉被盖着,快活似神仙,苏瑞捂着胸口,欲哭无泪,她抱着必死的决心往这辆车上撞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

  痛苦地懊恼一瞬,她表情骤变,凝视着地上的痕迹,大惊失色,有人!有人曾在这个包厢里!

  她跳下车厢,为了追寻踪迹顾不得其他,打开了头上的照明灯。

  看脚步,有三个人从车箱内离开,苏瑞呼吸一滞,握紧了拳头,可恶,大意了。和平时期都要去做海盗,来了这里,不得作威作福欺压百姓,不能让他们活着!

  苏瑞小心谨慎地跟着这些脚步缓慢查探过去,没有多费心,她很快找到了三人。

  三人都已经身亡,尸体被咬得稀烂,大面积见骨,附近散落了一地的子弹,有十几条被拖拽的痕迹。从脚印来分析,苏瑞初步还原了当时的情况,他们遭遇到了野兽群的袭击,拔枪射击,野兽也死伤惨重,可惜三人力微,寡不敌众,他们没有敌过。

  可惜什么,苏瑞想,应该是活该才对!她蹲下查看脚印,思索着,是什么呢,从梅花型的脚印看来,从将尸首拖走的行为看来,如此团结数量众多,九成九是狼群。

  既然找到了人,她便熄灭了照明灯,以免自己也落到相同下场。目前来看,除了她,其他一起来到这个异世的人全部死绝了,她不禁得意地想,这就是恶有恶报了。

  苏瑞还想继续检查海盗补给车的情况,只是前车之鉴在眼前,她不想变成任何一种野兽的盘中餐,只好等到明天光线充足的时候再看。她正打算回到补给车休息一下,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丝微弱的亮光闪闪烁烁,像是电子产品的灯光,她小心走过去,发现是一个手机。

  这个手机被其中一个海盗握得紧紧的,苏瑞掰开海盗的手,拿起手机翻看了一下,自言自语地说:“这有什么稀奇的,被捏得这么紧?”她四周摸了一圈,没有发现按钮,若不是屏幕隐隐闪烁,还以为是铁块。

  苏瑞翻看着手机想,海盗在遇袭这么要紧的关头都握着手机不放,搞不好里面有什么绝密情报,现在她是打不开,万一等下又被传回原来的世界,还能研究研究。她把手机揣到口袋里,打算在附近找找其他两个海盗的手机,口袋处突然震动起来,她拿出手机一看,屏幕出现一个指纹解锁按钮。

  苏瑞惊喜地看了一眼地上的海盗,嘴角又瘪了下去,别说指纹了,指头都没有了,她看了一眼屏幕,把自己的指纹摁了上去,想看看会有什么变化。

  指纹一贴上指纹锁,立刻出现一个条码框,苏瑞凑近条码框一头雾水地说:“这是要干嘛啊?”

  说完这句话,手中的铁块迅速变化,越来越大越来越重,苏瑞大惊,一把丢下手机,几步窜到树后,持枪警戒。

  手机缓慢变化成了一个人形,金发碧眼,是个男性,英俊非凡,他的眼睛闪烁着电子屏幕的光感,不是人的眼睛,一成型,准确无误的在黑暗里朝苏瑞走了过去。

  苏瑞见状,举枪呵斥:“站住!”

  金发男子停下脚步,叽里咕噜说了一串听不懂的语音,她道:“要么中文要么英文,你选一个,最好中文。”

  金发男子用金属质感的声音说道:“已切换成中文,你好,苏瑞少校。”

  苏瑞背脊一阵发凉,她沉声问:“你知道我?”手指微微使力压在了扳机上,只待时机一到射击。

  金发男子说:“是的,我知道,苏瑞少校,c国海军陆战队锋狼战队二队副队长,22岁,机枪手,心思缜密,作战果决。”

  苏瑞冷笑:“说得不错!”一面说话一面开枪,和海盗的人不需要废话。子弹准确无误穿过男子额头正中位置,不见血珠,子弹没入就像没入沼泽,金发男子额头孔洞瞬间又被填平,皮肤看上去还是一样光滑细腻。

  苏瑞手心出汗呼吸沉重,不敢置信,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金发男子疑惑又糊涂地说:“少校,你为什么要开枪打我?”

  苏瑞冷哼:“你说呢?”

  金发男子摇摇头,乖巧地说:“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咦,这个表情,是真的困惑,而且他的态度,似乎对自己的警戒和恶意感到委屈巴巴,拧起的眉毛还有点伤心。

  苏瑞皱眉:“你是人还是什么东西?”她不敢掉以轻心,初步猜测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还会有情绪?恐怕是诱敌深入的诡计。

  金发男子恍然,回答:“原来是这样,我以为少校完成了血契应该知道我是谁,原来少校不知道。”男子表情一下阳光灿烂,“我是a国军事人工智能t-230,刚才约翰逊博士与少校完成了血契,正式转让了我的全部权限。”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