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20进山
  陈四喜几兄弟惊愕的对视一眼,突然,他眼中隐约可见兴奋的光芒,他问:“你真的是山地人?”

  苏瑞挑了挑眉:“当然。”

  陈四喜连忙追问道:“哪座山?”

  苏瑞一指:“那座啊!”便是她之前看到的尘烟大起的山头。

  “怪不得了,我就说哪里会有女子抛头露面来抢亲的,是山地人就说得通了。”

  “山地人一向和我们不和,不肯出山,怎么会和卿尘有了接触?”

  一时间议论声嗡嗡响起,村民眼神中的轻蔑不耻淡了,防备警惕深了。

  卿尘说过,很多年前,有富乡的人也常常进山打猎,由于猎人太多,山里的鸟兽藏得越来越深,猎人也往山里走得越来越深。就在十多年前,闯入了山地人的地盘,也是第一次知道山地人的存在。有人回来说山地人不许人再上山,否则就要他们好看。

  不能进山就是断了猎户的饭碗,当时乡首决定,为谨慎起见,乡里八个村的猎户一起进山,就算出了事也好照应,谁知,这一次,两方起了冲突,死了很多人,唯一逃回来的就是夏家村的夏至孝和陈四喜的二哥陈二财,夏至孝断了条腿,陈二财重伤半月不治身亡。

  回来的夏至孝吓得不轻,说山里人有上好的武器,只是一会的功夫,三十几个人全部没了,甚至有的死状惨烈身首异处,他拼尽全力才逃出来,损了一条腿算好的,总比没命强,说什么都不肯再靠近山边一步。

  从此,没有人再敢进山,偶然有些猎户在荒年逼不得已上山,平安回来没几日总是有事发生,大家都说那是山地人来讨债的,后来,传言越来越凶,山地人也越来越神秘。如今,就算是大荒年,也没人敢上山了。山地人就此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从不出山,也不允许旁人进山,但山地人的流言从没有断过,越说越玄乎。

  卿尘给她这个身份就是让陈四喜不敢为难她,然而,苏瑞觉得这里面不止这么简单。一听到自己是山地人的身份,陈家几兄弟对视了一眼,嘴角的笑意就浅浅荡开了。

  陈四喜双手抬起做了一个下压的姿势,满院嘈杂声归于平静,他站起来郑重问道:“你真是山地人,不是为了脱罪编出来框我们的?”

  苏瑞看向他,拍了拍别在腰间的手枪:“你觉得呢?”

  “说得通了,那个女人别着的那个武器很厉害的。”有人说道。

  陈四喜凝眉沉思了一会,似乎有了决断,转身小声地和几个人商量。

  陈天河首先皱起了眉:“让她回山里一趟证明?”这句话音量不小,苏瑞听到了,然后一口答应了:“这有何难。”她也正想去看看是不是和自己预想的一样,有其他人也来到了这个异世。

  陈天河讶异地说:“你要进山?”

  苏瑞自然而然地说:“回家罢了,有什么?”她望着陈四喜,似笑非笑,“只是我现在不能去,怎么,想趁着我不在,强行按着卿尘的头成亲?”

  陈四喜一脸正直地说:“话说到这份上了,这门亲事还能成吗,卿尘这么不愿意,我难道还绑着他去行礼吗……若是你回来了,我便祝福你和卿尘。只是”话一转,他说,“大先生愿不愿意接受你为外孙媳妇,我就管不着了。”

  这么痛快?苏瑞不敢相信。

  陈天河精神恍惚地说:“既然村长都这么说了,我自然听村长的。”

  陈四喜意味深长一笑:“怎么样?”

  陈四喜一家人态度骤变,陈二南几个晚辈笑得阴险,也不骂也不喊了,苏瑞直觉这里面有猫腻,不简单。可是,山里面,她非去不可。她道:“先说清楚,你说的证明是怎么证明?”

  陈四喜道:“我知道山地人不愿和我们往来,也不强求你带什么证明,很简单,你只要回去一趟,带回一只野猪即可。”

  “野猪?”这是什么要求。

  陈三恭冷哼一声:“山地人坐拥几座山峦,独享山里的野味,一只野猪不难为你吧?”

  苏瑞一口应答:“好啊,没问题。”

  陈四喜微微一笑:“那就等你回来。”

  陈五好也是笑眯眯地说:“你现在就走吧。”

  陈天河皱着眉道:“现在已经天黑,要去,也要明早才行。”

  陈二南急切地说:“当然要现在,万一她是羯国探子,一晚上的时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苏瑞左右看了陈四喜几人一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她轻笑一声:“现在就走,没问题。”

  苏瑞婉拒了陈天河的好意,在全村人的目送下摸黑进入了山里,她在山边树丛里等了一阵,陈四喜带着村民浩浩荡荡到陈天河家里吃酒,而陈三恭领着十几个汉子守在山下,就听他道:“若是见到那个娘们跑出了,给我往死里打,明白了吗?”

  苏瑞冷冷看了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山林深处。

  乡村地头和城市不同,没有灯光,太阳一落山,伸手不见五指。苏瑞训练有素地打开头顶照明,惊讶于指南针还能用,一路跟着指示踩在潮湿的枯叶和杂草身上往山林深处走去,一路上四周都??作响,仿佛被无数双眼睛盯着,偶尔惊起几只飞鸟,说不出的?人。

  苏瑞却走得镇定稳当,夜间山林作业,不过是普通的训练日常,她的精神高度集中,分辨四周的一切声响。

  突然,她关上了照明灯,摸出手枪,面朝东南方戒备。刚刚,杂草丛轻微发出??声,她回头时,黑暗草丛中隐隐透出一丝绿光,苏瑞初步判断,不是人,而是一种猛兽,她被盯上了。

  苏瑞戴上夜视镜,慢慢蹲下,不明野兽也停下脚步,暗中窥探。

  空气瞬间禁止一般,苏瑞的定力极强,蹲在草丛中一动不动,不放出一丝声响,呼吸声也压抑到最低。而对面野兽缓缓动了动,朝她的方向爬行,突然,耳旁草木哗啦大响,一个庞然大物掠起朝苏瑞扑了过来,苏瑞一惊,举枪射击翻地滚走一气呵成,背对着野兽人还没完全转过身,又是连补两枪。

  苏瑞手肘触地使力,脚底一蹬,迅速躲到一颗大树后面,压低呼吸侧耳倾听。待确定没有异常声响后,举枪从树后面走出来,警惕地挪到原处。

  一只老虎!已经死透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