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10女人
  陈二南得意洋洋地大声喊道:“三叔!”

  陈四中看着苏瑞,一脸得色,仿佛在说:你死定了!

  来人正是陈家村负责治安管理的保长陈三恭,他身材魁梧,目光如炬,一身精简黑衣打扮更显得精神爽利,胸口露出一段皮肤肌理,精壮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随他进来十几个黑衣男子,个个步伐矫健,手持一根两尺来长木棍,一下团团将苏瑞围住,走位姿态都训练有素,比陈子季和陈四喜带来的一群乌合之众厉害得不是一星半点。

  可惜,苏瑞是精英中的精英,来自最顶尖的部队,这些人,还不放在眼里。

  陈三恭声音洪亮,一双利眼看着苏瑞:“就是你在闹事?”只看一眼,他就看出了苏瑞不简单。

  苏瑞站得笔直,如飒飒松涛,似巍峨峭壁,被人围住之时,不慌不忙,只眼角扫了一眼,眉梢依然一派轻松。这种自信从容之态,他从未见过。

  苏瑞摆摆手:“别紧张也别乱来哦,我是来抢亲,但,我没打算用强迫的手段,早就说过了,上公堂分辨个明白,看看卿尘到底该是谁的丈夫。”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长长叹了一口粗气,“怎么就不能好好听人说话呢,啧啧啧。”

  陈四喜冷哼:“你以为我会给你时间听你一派胡言,然后让你有可乘之机阻挠婚事吗?”

  苏瑞扬眉,意有所指地说:“这么急啊?是你女儿年纪大了连区区几日都等不得,还是,这场婚事有什么古怪之处,即使我大闹一场,也不敢分辨个清楚明白,急急就要成婚?卿尘什么时候是香饽饽了,让堂堂村长可以不在乎有人抢亲这件事?”

  “你放屁!”苏瑞的表情太过讽刺太过嘲弄,刺痛了陈四喜一家人的眼,陈二南暴跳如雷,指着苏瑞大骂出声。

  苏瑞掏掏耳朵:“是吗?我觉得大家都挺信的。”

  本来这门婚事就透着古怪,陈家村的村民虽觉得有点奇怪,但涉及到村长一家,谁敢议论,也没人去细想,现在苏瑞点出重点,仿佛开了一扇通风之门,里外一通气,有什么如燎原之火烧了起来。

  是啊,陈西子是陈家村的公主,别说在村里了,就是在乡里也是妥妥大美人一个,就算今年二九年华年纪偏大了点,也绝不愁嫁,家里四个哥哥继承香火,断没有招上门女婿的需求,何况还是陈家村人人轻视的卿尘。陈家村谁不知道,陈西子最是看不起卿尘,就算是入赘,也绝不可能委屈自己和卿尘成婚。

  这样一想,在场村民的眼神都起了变化,看陈西子的眼神都带着探究,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村长家几个儿子被说中心思,本就心虚,越看越觉得村民的眼神不对,仿佛听到了阵阵不堪入耳的议论声,他们跋扈惯了,自是不需要解释,也不在意村民的想法,只是,不能让村民对陈西子指手画脚,刚想此地无银三百两喝止村民不要乱想。

  陈四喜笑了:“呵呵,好一个激将法,可惜,我是不会中计的。”他淡淡看了一眼苏瑞,“我们两家办婚事都是正正经经操办,过足了礼数,能有什么不妥。若是真有不妥,为什么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婚礼当日来,安得什么心!”

  卿尘的两个舅舅一直默默站着不说话,眼神畏畏缩缩,看着窝囊极了,以至于陈四喜刚才直接跳过他们找陈子季商谈,如今陈三恭带人前来助阵,两人又消化了苏瑞不是妖怪的消息,又活了过来,纷纷表态:“不错,我们两家在陈家村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办婚事除了为小辈着想还能为了什么,你不要胡乱说话!反倒是你,来路不明,胆敢上门抢亲,你才是大大的不妥。”

  苏瑞耸耸肩:“赶巧了不是。”可惜没证据,不然也轮不到她在这里和卿尘演出一次大戏。

  两家人都表态了,说的话都合情合理,村民见苏瑞说不出个所以然,态度又纷纷转变,看她的眼神隐隐透出谴责。

  苏瑞挑了挑眉,陈四喜不仅三两下化解了她话里的隐晦暗示,还反守为攻,果然如卿尘所说,老奸巨猾,不好对付。

  陈四喜见苏瑞无话可说,冷笑了一声,对陈三恭说:“三哥,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还得赶着回去主持婚事。”

  陈三恭点点头,眼神半分不敢从苏瑞身上移开,深怕她动手闹事,这人是个狠角色,他不敢小觑,示意让人将她围得更紧。

  苏瑞见状只是勾唇一笑,慢慢掏出手枪拿在手中把玩,似笑非笑地说:“你们打不过我的,我厉害着呢。虽然我想和平解决,但是既然村长不肯,那我也只能用强的了。我把话撂在这,我一定要把卿尘带回去和我妹子完婚!”

  她朝着西院角的水缸开了一枪,枪声嗡鸣将众人吓得不轻,枪声过后,院子里仿佛水漫金山,湿漉漉一地。

  陈三恭大骇:“你干了什么?”

  苏瑞只是微微一笑,摇着手枪,朝西院角歪了一下头,说:“幻想一下,若是人头,可以打爆几个?”

  众人把视线一转,看向西院角的几口大水缸,总算找到了漫水的源头,几个水缸都是两人抱粗的大水缸,超过五个以上,现在全部碎成了陶片,水缸里的水一下全部漫出,淹了一院子。

  只是远远站着,就能一瞬间打碎多个大水缸,众人看向苏瑞手中的手枪,又羡慕又惧怕。

  陈四喜脸色铁青,预感不妙,这人实在厉害!他看了看日头,已经开始西斜,吉时马上就要过去,而苏瑞这个刺头软硬不吃,甚至无惧官府,势必要破坏婚礼才罢休。他皱眉看着苏瑞手中的手枪,心底叹了口气,几个水缸都能一瞬碎裂,人头又能硬多少,陈三恭不是他的对手。

  今日婚礼是办不成了。

  陈二南看着碎裂的水缸,心里咯噔一下,仍是打肿脸充胖子,厉喝:“你做梦……”

  陈二南话还没说话,就被陈西子一把推开,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得昏天暗地。

  陈西子高傲地抬起头,嗤笑一声:“为你妹子抢亲?其实是为了你自己吧,你不就是个女人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