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08确实是人
  苏瑞迅速矮下身子,往两人膝盖窝一点,两人腿一软,身不由己转了方向,已经出口的符水不偏不倚正对着陈四喜的脸。

  “啊呸!干什么!”陈四喜被两个道士喷了一脸符水,尖声怒喝。

  道士们捂手的捂手,抱腿的抱腿,被苏瑞打得惨不忍睹。请来的道士是池力镇香火最旺的道馆的得道方士,从未见过他们这么狼狈,众人见到这个局面,都不由自主抖着腿肚子,有个村民颤着声音道出了大家的心声:“厉、厉鬼啊!”

  另有一村民抖着附和:“连凌渊观都没有办法,真的是厉鬼……”他的尖叫才要拔高,身体准备转向拔足狂奔逃命,被一声冷静镇定的“不是”稳住了步伐。

  来的道士一共七人,六人不同程度受伤,唯有一人稳稳站着,看到发生的一切,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刚才那一声“不是”正是由他发出。他眉目冷峻,俊秀不凡,低垂的眼眸和冷淡的神情在或多或少露出担忧和恐惧的众人之中格外显眼,一眼望去就知绝非凡人。他所着的道士服饰与受伤的六人不同,更简单更纯粹,越发显得他与众不同,卓越出群。

  他本来只是默默站在一旁,此刻上前两步,站在了苏瑞前面,在众人纷纷退后几步远离苏瑞的恐怖氛围里,他这番举动不亚于壮举,众人的视线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静静地注视着苏瑞,苏瑞亦平静地回视,她心里冷笑,眼神杀,没输过!

  片刻,他收回眼光,退后几步,走向陈四喜:“陈村长。”

  陈四喜抹了好几把脸,还是觉得脸上黏得很,心情差到了极点,脸黑成了一块碳,滋滋冒着火花,听到叫他,立刻和善笑起来,毕恭毕敬地说:“光风道长,请说。”

  光风道长道:“我等已证此人并非妖邪鬼怪,今日之事已毕,先行一步。”他微微朝其他六名道士点点头,其余道士手脚利落地收拾好,井然有序地随着光风道长离开。

  出门之前,光风道长向苏瑞投来一抹意味不明的眼神,飘然离去。

  苏瑞把军棍一收,重新坐下,悠然道:“得了,我是人,不是鬼、不是怪、也不是妖。别墨迹了,说重点吧,你们来干什么?”

  陈四喜气得不轻,心道:你一个身份不明的外来散人,到了陈家村的地盘,还敢反问我们来干什么!不让你吃点苦头,你不知天高地厚!

  陈四喜冷冷地说:“好,那我就直说了,你这不明身份的逸民游荡到我们村子里,破坏婚礼、殴打村民,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一旦报官,哼,轻则几十大板有你好受,重则小命不保。”他斜眼看了苏瑞一眼,等着苏瑞的反应,苏瑞见他暗示的那么明显,也就附和装出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他满意地继续说,“不过,今日是我家的大喜日子,我不与你计较,快滚!”

  陈四喜带足了人手,和苏瑞说话威风赫赫,陈家的几个兄弟和陈西子腰板又直了,陈二南第一个跳出来不乐意地说:“爹,这个人来我们陈家村耍威风斗狠,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怎么能轻易饶过他!”

  陈三东恶狠狠地说:“就该报官打他个半死,要叫其他村的人都知道,在我们陈家村地头上撒野,那是不想活了的。”

  陈四中阴笑道:“就是,就是。”

  陈西子一脸矜傲看着苏瑞,见她脸上神色仓皇,心情越发昂扬。

  陈四喜安抚几个儿子:“今日到底是个大喜的日子,就饶她一条狗命。”背地里朝几个儿子眨了眨眼。

  陈家三子心领神会,知道陈四喜并非真心放过苏瑞,而是打算暗地下手,便统统改口:“算你好运。”“还不磕头感恩。”“没错。”

  苏瑞收起装模作样的表情,懒懒打一个哈欠:“报官吧。”

  “什么?”陈四喜怀疑自己听错了,错愕地看向苏瑞,这人竟然不怕死!寻常村民只是听到官府的威名就吓得腿软,她竟主动要求报官!

  陈二南嘲讽道:“大言不惭,你是没见过衙门水火棍的厉害,几棍下去皮开肉绽,就你这个身板,足以打到见骨!”

  苏瑞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我又没做什么事,县官做什么打我。”

  陈二南大声指责:“你扰乱婚礼,殴打村民还敢说没做什么事?简直是罪大恶极!”

  苏瑞歪着头诚挚请教:“我一没在婚礼大喊大叫,逞凶斗狠,是村民自己看到我,自己跑走的,与我何干;二更没有殴打村民,别信口胡诌,这一二都不成立,何来有罪?”

  陈四喜不信:“你没有殴打村民?那为何村民如此惧怕你?”他环顾一周,没有一个村民脸上有伤站出来指认苏瑞。

  苏瑞一脸无辜:“我也很想知道呀。”

  陈四喜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们,不敢置信,这人什么都没做,村民和自己的儿子们怎么吓成这样!

  陈三东指着火堆灰烬:“有人头!”企图说服陈四喜,他们怕苏瑞,是有原因的。

  苏瑞指着陈三东:“你不要乱讲啊,我告你诽谤哦,没有人头啵,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这里面是人头,是个熏黑的兽头而已。”

  陈二南重重喷出一口气:“放屁,刚刚说人头的时候,你没有否认!”

  苏瑞死口不认:“我没有承认!是你们自己猜的。”

  “你没有否认!”

  “我没有承认!”

  “你……”

  “够了。”陈四喜沉着脸打断二人无聊的对话,“事情到此为止。”他相信自己的子女不是鼠辈,不可能无故对苏瑞心生戒备,而且刚才对上凌渊观的道士,此人确是有点能耐,他惊讶的是,这人在什么都没做的时候凭气势就能让人忌惮,是个不简单的。

  他没有威吓殴打村民,拿不住他的痛脚,破坏婚事坏了吉利虽然让他不悦,但是陈四喜也是一个识时务的,这样厉害的人物招惹不得,婚事更为重要,只得不甘不愿放过苏瑞。

  “既然你是无心的,罢了,你走吧。”陈四喜摆摆手驱赶瘟神。

  苏瑞却站了起来:“我不走,我要和你们一起去官府。”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