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快捷翻页 ← → 键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 > 玄幻奇幻 > 农门大娘子绝色小丈夫 > 005路见不平
  陈子季脸色稍显不悦,也使人拦了出去,和气地说:“西子小姐,尘少爷还没醒,你这是要干什么?”

  陈西子理所当然地说:“拜堂,免得误了吉时晦气。”

  陈子季好言说:“我已经去请周大夫了,等他先来看看尘少爷,确认无恙再说吧,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陈西子冷漠地说:“我就是要抬他走,他入赘我们家,以后就是我们家的人了,生老病死都与你们家没关系,不要多管闲事。你放心,我会看着办的,他死不了。”她对着拦路的几个汉子喝道,“让开!”

  这些汉子虽是陈天河家雇的长工,更是陈家村的村民,哪敢忤逆陈西子,犹犹豫豫之下渐渐退开。

  陈子季还想再拦,陈西子一个眼神过去:“既然你们家这么不想成亲,这迎亲也毁了一半,那亲事就作罢吧。”她轻哂一笑,“只是……不知你担不担得起。”

  陈子季默了默,和善地说:“不劳西子小姐,我们把尘少爷请出来。”他无奈地朝人吩咐,“动作小心些。”

  “有这么精贵吗?”陈西子瘪起的嘴角十分不屑地说。

  陈四中呵呵笑着:“以后来了我们家,可不惯着他。”

  陈子季听了陈西子的冷嘲热讽,担忧地往内院看了一眼,他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只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很快收回视线。

  苏瑞眼神冷了下来,看着被人架出来的卿尘说:“这样怎么拜堂,脚都站不稳。”

  陈西子满眼不悦地瞥了苏瑞一眼,苏瑞对上她的眼睛一挑眉,全是轻蔑,陈西子惊得一跳,立刻转过眼神。

  陈西子心里憋屈,她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不敢将火发在苏瑞身上,对其他人便越加刻薄。

  卿尘早在陈西子带人进来时就醒了,只是他听到院里的动静,听到陈西子对他的羞辱,那些自我催眠接受入赘的种种说辞轰然倒塌,他不想!不想和陈西子成亲!不想入赘!

  他突然感到前路一片昏暗,了无生趣,只想借病逃避,甚至对着墙壁好几次萌生了一头撞上去的想法,生生忍住了,他还有很多事没做,他不能死!

  卿尘被人架着来到院里,双眼空洞无神,一脸死灰。

  陈西子看他没精打采的样子,大大哼了一声:“晦气!带走!”

  陈子季迎上去,关切问道:“尘少爷,你怎么样?”

  卿尘垂着头,双目散漫,就像一个活死人。

  陈子季心生不忍,干巴巴劝了一句:“以后会好的。”

  卿尘嘲讽地笑了一声,站直了身子,推开架着他的两名汉子,行尸走肉一般走向了那个花轿,宛如走向一个坟墓。

  陈三东嚷嚷道:“走这么慢,诚心想要误了吉时吗?”上前就要去推卿尘,手还没碰到人,只觉得好似被火钳夹住一般,疼入心肺,他大叫着抽回手,捂着手缓了会神,抬眼看去,就见苏瑞不知道什么时候拦在了卿尘面前。

  陈四中满口谩骂乖乖咽了回去。

  苏瑞初来乍到,一切懵懂无知,本不想招惹是非,但她是军人,是保卫国家保卫人民的军人,又是在那样一个集体荣誉感极强的部队服役,看着卿尘绝望的眼神,被人肆意羞辱践踏的模样,她的正义感让她无法无动于衷。

  苏瑞比卿尘高一个头,她俯身到卿尘耳边:“如果你不愿意,只需点下头,我就会帮你。”

  卿尘骇然看着她,眼里有戒备有希冀,心里起了千层波涛,汹涌澎湃。

  苏瑞大拇指朝自己一指:“侠士,路见不平,没有所求。”

  即使眼前是刀山,也比村长家的火海好,他轻轻点了点头。

  苏瑞朝他一笑,然后阴沉着脸站了起来,走一步皱眉看卿尘一眼,走了几步后她一手撑在花轿上,散漫地说:“你们这个婚礼,有问题。”

  众人都好奇,但都不敢问。

  陈子季被陈西子几兄妹拼命使眼色,无奈之下做了出头鸟:“请问壮士,是什么问题?”

  “不合适,对冲,有灾。”苏瑞信口胡诌。

  陈子季犹豫地说:“合过八字,是大好姻缘。”

  苏瑞摆摆手:“屁用。”一指花轿,“啊,来了。”

  苏瑞悄然往花轿里丢了一颗烟雾弹,立刻烟尘大起,瞬间就将这个小院笼罩住,她尖着喉咙喊了一句:“天降灾祸,跑啊。”

  突如其来的烟雾让众人都瞪大眼睛,惴惴不安,被苏瑞一句话点拨怂恿,纷纷喊叫着冲出院门,飞奔逃命去了。

  陈子季慌乱中不忘卿尘,一直在大叫寻找,苏瑞把卿尘拉到身边,随便拽了一个跑过的人,一个手刀弄晕,把衣服从衣带里扯出来兜头盖住,一把塞到陈子季身边:“这里。”

  陈子季拖过人就跑,情急之下,根本来不及验货。

  众人来得气势不凡,去得也是声势浩大,等到小院终于恢复安静,苏瑞朝着卿尘的方向说:“哒哒,搅黄了。”

  卿尘沉静地说:“没用的。”

  “不是吧?”不是说古代特别迷信吗,为了制造气氛她还忍痛消耗了一个烟雾弹,看人跑得屁滚尿流的,还想效果不错。为了吓唬人而损失一个烟雾弹,她心还在隐隐抽痛,现在告诉她,没得用,心痛得快无法呼吸了,她不服气道,“都跑得没影了,这还没用?”

  卿尘还没回答,苏瑞不爽地说:“你说说怎么个没用法!”始终对损失一个烟雾弹耿耿于怀。

  “你的用意很好,只是,在更大的利益面前,一些小灾小祸就变得不值一提了。”他的声音低沉悦耳,明明长得很幼齿,刚才又一副摇摇欲坠的脆弱模样,但说话的语气沉着冷静,有着不符合长相的稳重。

  烟雾中苏瑞看不清他的相貌,却隐隐能勾勒出一个轮廓,沉稳又镇定,和他刚才无能为力被人羞辱的样子判若两人。

  “咳咳咳……”卿尘突然撕心裂肺咳嗽起来,他喘息着说,“我们去屋里避避烟尘吧。”

  “好。”噢,看来身体是真的不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网站地图

亚搏体育app官方下载